欢迎登录东山县政协!

 加入收藏

关于我县“七个五”生态建设之“五古丰登”项目的视察报告

作者:      时间:2017-02-10 16:25:43

 

县委、县政府:
   根据县政协常委会2016年度工作安排,社法委于9月1日牵头组织部分政协委员,就我县“七个五”生态建设情况之“五古丰登”项目开展视察活动,通过实地察看梧龙村古村落保护项目、康美镇美山村古榕树群、铜陵镇古街古厝古井等,并召开座谈会;委员们就如何保护我县“五古”资源、挖掘 “五古”文化、提升闽南文化、传承乡土文化、丰富台海文化、增强文化的影响力方面建言献策,现将视察情况报告如下:
一、我县“五古”资源基本情况
(一)古村落:目前西埔镇梧龙村、樟塘镇古港村已列入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。
(二)古树:主要有榕树、刺桐等。我县确定挂牌保护的古树名木共395株。其中:单株保护266株,9个古树群129株
(三)古庙:主要有:关帝庙、苏峰古寺、恩波寺、城隍庙、东明寺、梧龙庙、礁头孔庙、前何威惠庙、宫前妈祖庙等。
(四)古街:主要有铜陵古城区内的顶街、下街顶街、下街、前街、后街、打银街、打铁街、石鼓街、沃路街、澳雅头。
(五)古厝:
第一类:名人故居,主要有黄道周故居、唐朝彝故居、陈沂清故居、萧笠云故居、陈雯登故居、马兆麟故居、孙友全故居、林鸣岗故居、西埔“徐百万”故居等。
第二类:特色民居,主要有石埔方形古厝(类似四合院)、高氏民居群、蔡厝月眉厝、欧氏宗祠、朱氏祠堂、孙氏诒榖堂、黄氏祠堂、林氏祠堂、许氏家庙、歧下祠堂等。
(六)古井:主要有关帝庙前的“龙泉井”和水寨大井(俗称大井头)、梧龙八角井、宫前万军井等。
(七)古牌坊:明代纶章垂耀坊,又称“科第开先坊”;宅山旗杆群等。
(八)石刻:在东门屿、风动石景区、岵嶁山景区、九仙山景区以及分布在梧龙、钱岗、陈城、径口、古港等地许多明清时期的石刻,已知石刻多达百余处。
(九)古墓:如亲营村宋司礼监墓、美山杨观吉墓、古港林日瑞墓、埔头林凤将军墓、宅山朱璇墓、东英张进墓等宋元明清时代的墓葬。
(十)古窑:主要有杏陈镇磁窑宋代古窑址等。
二、“五古”生态建设进展情况
(一)加强保护,实现传统古村落的可续性发展。鼓励干部群众积极参与“五古”文化的保护与开发,打造提升古迹的品位。目前梧龙村、古港村已列入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保护名录。2016规划对梧龙村古民居建筑群:林如顺古厝、林清音(乌鸡秀)故居、龙峰宝塔进行修复及周边环境整治。对古港村古航道进行整治,修复六口古井、古堡墙、古堡门、林日瑞墓周边环境。目前已完成年规划的31.7%
(二)突出规划先行,开发与保护双轮齐驱。以“铜陵历史文化名镇”建设为突破口,邀请深圳规划设计院高标准、高起点编制总体规划,明确以铜山古城为核心的0.74平方公里区域为古城特色历史文化旅游区的功能定位;做好东山关帝庙维修项目,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并下达维修专款共计1045万元,预计2017年完成。
(三)深挖文化资源,“五古”内涵进一步丰富。投入200万元,建设我县非遗展示馆,展示面积800平方米,主要展示我县非物质文化遗产,我县有国家级非遗项目1个,省级项目12个,市级1个,现已完成前期土建隔墙,物品征集,数字馆配置的影像拍摄及布展。
(四)加大资金保障,不断完善配套设施。主要抓好梧龙村、古港传统村落保护修复及周边环境整治;农村垃圾治理三年提升专项行动,为“五古”资源开发利用创造良好环境;抓好瓷窑村瓷窑遗址的保护与利用,仿古龙窑:今年预计投入75万元,完成征地5.5亩,建设仿古龙窑。后崂山步行道:今年预计投入12万元,连接窑山公园主体景区。
(五)规范管理,做好古树保护管理。我县确定挂牌保护的古树名木共395株,其中单株保护266株,9个古树群129株以县政府名义统一制作保护牌,并标注树木名称、科属、编号、树龄、保护级别、挂牌单位和日期等内容。
三、存在问题及建议保护意识不强:管护单位和广大市民、社会各界对“五古”资源保护意识不强,乡镇专业管理人才缺失、规划管理水平有待提高;同时“五古”资源保护管理投入不足也导致部分“五古”资源无人问津等。
4、开发利用存在短板:由于“五古”资源现状家底不清,近些年才开始谋划保护管理问题,对“五古”资源今后开发缺乏基本的预判,目前除风动石景区类似资源得以开发利用外,其余仅停留在呼吁保护、简单管理状态。
(二)主要建议
1强化宣传增强意识
文化宣传镇村等相关部门必须加大对“五古”资源保护的宣传力度,在全社会形成“五古”资源是不可再生资源的理念,形成人人爱护主动参与的保护氛围促使管护单位和广大市民、社会各界提高“五古”资源的保护意识。
2、深入普查完善建档
我县五古资源面广量多,为完善管理起见,必须由文化部门牵头,组织专门力量,在全县范围内对“古”字号相关资源进行田间调查,建立类似古树那样分门别类的数据库,为开发管理提供基础资料。
 
3、制定标准明确界限
借鉴参照文物保护相关做法,在普查基础上,对“五古”资源中要纳入统一管理的部分,必须明确标准界限,比如在年份方面划定民国以前,人物方面在功名、学位、官职、影响力等应明确范围,在考古价值上、在对台对外联系等方面应该确立明确标准,这样有利于资源整合清理。
4、科学规划合理开发
“五古”资源保护开发,规划先行;因此必须组织专业团队,对我县辖区范围内的“五古”资源开发利用进行完整规划,切实发挥历史遗址、历史文化、人文景观的效用,确保 “五古”资源、天然景观、周边建筑和谐共生融为一体,使“五古”资源的保护利用规划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有机结合。
5、完善机制有序推进
“五古”资源保护利用最根本的还是应该完善相关工作机制,通过申报相应的文物保护级别,在法律层面上给予固化;这不仅可以进一步提升“五古”资源的知名度,便于规范管理;而且可以通过文物保护平台,创立“古”“特”品牌,增强“五古”文化对游客的吸引力,还能获得相对固定的保护资金,推进“五古”文化与东山滨海旅游有机融合,增强“五古”资源保护利用的可持续性。
6、加大投入共同开发
资金投入是“五古”资源保护利用的关键,将涉及经济、旅游、历史、生态、文化、规建、司法等部门,而且具有相当专业性要求。因此,应积极探索建立“政府主导、群众自筹、社会参与”的资金的筹措机制,完善投资主体多元化和利益共享管理办法;同时本着“古为今用”宗旨,必须摒弃纯粹保护的观点,坚持保护开发并举,在保护中开发,在开发中保护完善,促进“五古”资源保护开发持续发展,让人们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、记得住乡愁。”
 
(撰稿单位:社法委)